清华毕业生弃百万年薪卖煎饼 打印1张最快2分钟

2015-09-17 15:41:44来源: 新京报

  他们有的从Google辞职,有的从美国留学回来,平均年薪都在七八十万。现在他们不图高薪,每天还加班加点拼命干,如果再不有所突破,就会感觉真的对不起他们。——小飞侠创始人之一施侃乐
 
  一个是“高大上”的3D打印公司,一个是“接地气”的煎饼连锁店,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项目,却意外地走到了一起,今年6月,食好运和清软海芯合资组建了北京小飞侠科技有限公司。施侃乐和吴一黎作为这两家公司各自的CEO,成了“小飞侠”3D煎饼打印机共同的“爸爸”。
 
  所谓3D煎饼打印机,其实就是一套搭载有3D打印系统的煎饼机器,可以将在电脑或者手机上绘制的图案按照一定的流程摊成煎饼,比如钢铁侠、HelloKitty等。
 
  16名“清华人”的“高逼格”煎饼
 
  这个奇怪组合的诞生,其实源自于一次同学聚会。施侃乐和吴一黎都是清华大学软件学院2003级的学生,四年时间里他们的宿舍都紧挨着。“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们俩突然蹦出了合作做一个3D煎饼打印机的想法,没想到一拍即合,还真给做出来了。”施侃乐说。
 
  作为中国计算机软件专业第一届面向高考招生的学生,吴一黎毕业后去了甲骨文公司,三年后辞职创业做了一个问答网站和一个团购网站,2010年正好赶上团购网站的“烧钱大战”,吴一黎也没有逃脱资金链断裂的厄运。
 
  第一次创业失败后,吴一黎又去IBM负责大中华区电子商务业务软件销售业务,年薪超过百万。又一个三年后,到了而立之年的吴一黎觉得应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毅然再次选择辞职创业,在北京开了一家“食好运”煎饼店,如今已有四家分店,每天人气爆棚。
 
  今年2月,吴一黎应邀拿着煎饼铛和食材来到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家中,露了一手“煎饼绝活”,徐小平吃完后连呼“太好吃了”,当场签下了300万元的投资意向书。
 
  施侃乐本科毕业后则选择了继续深造,读到博士之后,去了法国从事3D打印研发工作。回国后,他和身边的同学朋友开始创业,在3D打印上寻求突破。2014年6月,施侃乐所在的“清软海芯”获得了泰有基金和真格基金500万元的天使投资。
 
  施侃乐所在的清软海芯拥有13名清华大学的本硕博校友,而食好运也有3个人是清华毕业。所以算下来,“小飞侠”3D煎饼打印机的缔造者共有16名清华学子,其中有4人曾是同班同学,名副其实是“清华帮”。
 
  施侃乐说道,当看到许多已经成家立业的同学辞职加入我们创业团队,压力特别大,“他们有的从Google辞职,有的从美国留学回来,平均年薪都在七八十万。现在他们不图高薪,每天还加班加点拼命干,如果再不有所突破,就会感觉真的对不起他们。”
 
  让3D打印机三岁小孩都能用
 
  与3D systems、Stratasys等世界知名的3D打印巨头侧重硬件和工具性的战略不同,清软海芯把侧重点放在了3D打印平台性的构建。
 
  “打一个比方,我们在做的其实就是3D打印领域的iPhone,它不仅包含硬件本身,价值更体现于能形成生态的操作系统和应用模型商店,我们让3D打印机是智能化、傻瓜式的,三岁小孩都能用。”施侃乐说。
 
  基于这样的定位,他们制造第一台3D煎饼打印机的想法很快进入研发阶段,施侃乐认为3D打印技术本质上是创造一种快速成型和提供定制化生产的技术,但在研发中发现要让煎饼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似乎并不容易。
 
  “刚开始我们自己觉得很简单,但真正测试的时候发现要控制液体成型特别困难,要考虑到液体的流速、滴管走的曲线、明暗效果等各种因素。”施侃乐说。
 
  在硬件上,施侃乐和他的团队前后更新过4次,在软件程序上,他们更是调试了无数次参数,“为了打印一个茶杯垫图形的煎饼,总共打了超过一万根线条,才打出均匀的可控制的线条。”据施侃乐介绍,仅仅融合煎饼打印的部分代码就耗费他们团队半年多的时间。
 
  打印一张煎饼最快2分钟
 
  据吴一黎介绍,目前人工摊煎饼,一个人最多能同时煎3张锅,但是用3D煎饼打印机,一个人可以同时煎20张锅,“小飞侠”未来会在速度极限和内容多元方面不断地改进和革新。
 
  记者现场测试小飞侠3D煎饼打印机发现,打印一张煎饼最快仅需2分钟,最慢5分钟。据吴一黎介绍:“图案越复杂越慢,打印钢铁侠煎饼就很快,打印人像煎饼因为细节更多就会慢一些。”
 
  另外,3D打印的煎饼力求在口感上也做到独特。“我们的原料选用的是纯牛奶、鸡蛋、黄油、蛋糕粉,没有一滴水。”吴一黎说。不过他也坦言,因为食材必须是可流动的,所以3D打印的煎饼在口感的复合度上与传统的手工煎饼还有一定的差距。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