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童写诗走红:妈妈是小贱猫 总是粘着我

2015-10-29 16:24:53来源: 新京报

  自我白描:来自氦-9星球,已经1324岁,他所在的星球上每个小孩都会写诗,会弹钢琴,都对人很友好,他的妈妈库卡库可库凯卡送他来地球长见识,所以他生下来就会写诗,大人们不必惊慌。——铁头

  “大街上闲逛/我捡了一辆玛莎拉蒂/随后/又捡了一个银行/还不满足/到了公园里/又捡了一个秋天/不知为什么/警察把我捡走了”。

  10月18日,周日,天气转凉。9岁的铁头在空白本上画好横线,留出标题与名字的位置,写出了这篇带有“秋天”的小诗。

  这个刚步入小学四年级、浓眉大眼又肉嘟嘟的男孩,从6岁起,便在妈妈的引导下写诗。铁头手写的诗被拍成照片,上传到其微博“漂亮的铁头”上,近日走红网络,他也被称为“最小诗人”。

  “欲望”、“爱情”、“小贱猫”等诗中出现的词语让网友感叹他有灵气,但也引来争议:诗文内容是否真实,及9岁小孩是否过于早熟。

  至今已写诗近300首

  9岁的铁头就读于北京一所小学四年级。铁头的姥爷是一名作家,父母为报社记者。受家庭环境影响,铁头1岁开始认字,6岁起开始在妈妈的引导下创作,写诗和微童话。

  “一般的说/小孩子的梦/是五颜六色的/今天/我告诉妈妈/我的梦是没有颜色的/像北京的天/她死活也不肯相信”。2012年,6岁的铁头完成了小诗《梦的颜色》,并上传到妈妈为他开通的微博中。在妈妈的督促下,铁头至今完成作品近300首,还在近期出版了诗集《柳树是个臭小子》。

  “只要是生活中有趣的东西,都可以写成诗。”铁头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居住的大楼也有生命,楼下的小狗也可以成为诗歌主角。

  妈妈称家人没精力代笔

  “我和姥姥没有爱情/她实在是太老了/我和妈妈没有爱情/我只是喜欢她的奶子”;“我觉得妈妈就像只小贱猫/因为她符合一只贱猫的所有标准……妈妈很贱/我爱她”。

  近日铁头走红的几首诗中,个别词语让网友哭笑不得,有网友认为铁头的诗富有创造力,也有网友质疑诗的内容是否出自9岁小孩之手,甚至有网友批评父母教育不当,使孩子过于早熟。

  对此,铁头的妈妈李桂杰对新京报表示,家长会对铁头诗中的错别字、不通顺语句提出修改建议,但家长没有精力为他代笔,也取代不了他。

  至于诗歌的内容,李桂杰表示,即便是诗歌最盛行的年代,也是少数人心灵的共鸣,一些网友的围观心态对孩子来说不公平,一两首诗歌不代表孩子的全部作品,不应该因为这个批判孩子。铁头则根本不知道网上这几天的争议,以后还会继续写诗。

  铁头和诗

  ●铁头处女作

  《梦的颜色》

  2012年4月23日

  一般的说

  春天是绿色的

  夏天是粉色的

  秋天是黄色的

  冬天是白色的

  一般的说

  小孩子的梦

  是五颜六色的

  今天

  我告诉妈妈

  我的梦是没有颜色的

  像北京的天

  她死活也不肯相信

  ●最爱的一首

  《柳树是个臭小子》

  2013年3月10日

  告诉你一个秘密

  柳树是个臭小子

  他披散着头发

  在风里摇摆

  春妈妈说

  臭小子,快把头发剪掉

  柳树不但不听

  还自作主张

  把头发染成绿色

  春妈妈气急了

  扯来一片乌云

  下了一场春雨

  给柳树臭小子洗洗澡

  她说

  总不能脏兮兮的

  这孩子太烦人了

  柳树是个臭小子

  春妈妈管不住他

  悄悄说

  如果生个女孩该多好啊

  ●引争议的

  《如果妈妈是只小贱猫就好了》

  2015年5月13日

  我觉得妈妈就像只小贱猫

  因为她符合一只贱猫的所有标准

  猫爱抓人

  我妈妈符合

  猫很贱

  总是粘着我

  猫像妈妈

  还有接我的时候

  妈妈一声

  “喵”

  我就知道了是谁来身边

  妈妈很贱

  我爱她

  ●其他诗歌

  《六一,有肥大幸福》

  2015年6月1日

  六一有肥大幸福

  就是呆在家里

  是单独占有冰淇淋

  疯玩儿

  吃姥姥做的饺子

  跟妈妈一起午休

  这些幸福有多肥大

  像棉被一样厚实

  希望下次还有肥大的幸福

  一波一波向我袭来

  《麦子》

  2015年6月6日

  高速路上

  麦子与我擦身而过

  姥姥对麦子有友情

  难以忘记

  我对麦子没有感情

  没细看过它们

  唯一的友情是

  吃它

  【铁头说】

  除了写诗还爱美食羽毛球

  新京报:为什么会叫铁头这个名字?

  铁头:妈妈说,铁头这个名字会显得孩子比较健壮,铁头铁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铁头。

  新京报:休息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

  铁头:休息的时候我会写诗、弹钢琴、做运动、玩游戏、吃美食。我超喜欢吃好吃的东西,也喜欢打羽毛球、打篮球、玩滑板。

  新京报:你的诗歌里经常提到姥姥、妈妈等亲人,给最爱的人排个序,你会怎么排?

  铁头:第一要给姥姥,姥姥是我的好玩伴,她做的红烧肉超级无敌好吃的要命。姥姥来看我的话,会跟姥姥住在一起,有一次姥姥生病了,我哭得很伤心。排第二的是妈妈,她对我超级好,会给我买玩具,是我的诗友。排第三的是老爸,因为我喜欢跟老爸踢足球,但老爸会严厉一些。

  新京报:在创作诗歌的时候,妈妈有的时候会给你一些修改意见吗?

  铁头:会给的,有的时候也会有一些争论,一般占上风的都是我。

  【妈妈说】

  第一首诗来自母子“卧谈会”

  新京报:铁头几岁开始写诗?创作第一首诗的契机是什么?

  妈妈李桂杰:铁头第一次写诗来源于同我的一次“卧谈会”,我们母子俩聊天,我问他“天空是什么颜色的?”他告诉我天空有时是蓝色的,有时是黑色的,梦里是没有颜色的,我们从现实聊到梦境,从春天聊到冬天,我觉得铁头很有想象力,语言有趣,将对话整理起来,记录了下来,这就是铁头创作的第一首诗《梦的颜色》,那时他6岁。

  新京报:铁头至今写了多少首诗?他的诗家长会干涉吗?

  李桂杰:孩子目前写了270多首诗歌,最近出版的诗集里收录了175首。从创作第一首诗歌开始,铁头会将他认为好玩的题材写成诗歌。他写诗时关注自身感受和现实,也关注新闻。

  孩子写诗我们一般不怎么干涉,他的写作自发自觉,拒绝我的修改,我们充分尊重孩子,孩子有自己的小性格,现在越来越倾向于自己主动创作。平时他自己有几个写诗的小本子,他创作完诗歌后我们会针对错别字、不通顺的语句提出一些修改建议。

  因一两首诗批判孩子不公平

  新京报:最近孩子的作品引起热议,他的作品中有一些网友认为不符合他年龄的词汇,对于网友的评论,孩子知道吗?家长怎么看?

  李桂杰:在一首诗里,铁头把妈妈叫作“小贱猫”,最开始我认为这个词是不合适的,甚至是大不敬,但是读了全文又觉得有一丝童趣,孩子的世界很单纯,他只是想生动地描述我像猫一样的性格。

  微博很复杂,孩子会收到各种各样的语言,所以需要我来出面,我们不会让孩子自己独立操作微博。对于网上的评论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不会让孩子自己直接阅读,我们会转述一些意见。现在孩子更多的是上微信,微信上是日常生活中认识的人。

  像网上比较受争议的《小贱猫》曾被发表在国内最权威的诗歌刊物之一《诗歌月报》上,《爱情》入选了《2014中国诗歌排行榜》,可见编辑和专家觉得铁头的作品还是不错的。我想即便是诗歌最盛行的年代,也是少数人心灵的共鸣,一些网友的围观心态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的,一两首诗歌不代表孩子的全部作品,不应该因为这个批判孩子。

  新京报:有一些网友质疑孩子的作品是由家长代笔,对此你怎么看?

  李桂杰:今年铁头、我还有他姥爷每人都出了一本诗集,家里有这种氛围,互相谁都没有取代谁,家长没有精力为他代笔,也取代不了他。在微信上会有人评论说铁头写的比我写的更好,铁头逐渐已经看不上家长写的东西(笑)。

  新京报:对于孩子的作品,家人、老师怎么看?

  李桂杰:对于铁头的作品,姥姥、姥爷都是正面鼓励,觉得作品有趣。铁头根本不知道网上这几天的争议,以后会继续写诗。他同学都特喜欢他写的诗,老师也很鼓励孩子创作。现在老师的教育也是比较开放的,在今天课前三分钟的时候还让孩子朗读了自己的作品。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