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政府项目建设致民营企业“进退两难”

2016-02-02 09:36:11来源: 中国商网-中国商报

  核心提示: 时值正午,几位成都当地的客人来到位于金牛区景观路的宣兔头庄园私房菜馆。 “今天天气好,便会有零零星星的几位客人,要不然一天也不会来几个人。” “宣兔头”的老板宣贵琼略显无奈的对记者说。宣兔头曾受央视专访很多次,知名度也很高,也曾获得诸多荣誉,尤其在央视《致富经》栏目里,将50岁下海经商作为创业典型向全国推广,2008年,宣贵琼被评为中国商业服务业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卓越人物。
 
  时值正午,几位成都当地的客人来到位于金牛区景观路的宣兔头庄园私房菜馆。 “今天天气好,便会有零零星星的几位客人,要不然一天也不会来几个人。” “宣兔头”的老板宣贵琼略显无奈的对记者说。宣兔头曾受央视专访很多次,知名度也很高,也曾获得诸多荣誉,尤其在央视《致富经》栏目里,将50岁下海经商作为创业典型向全国推广,2008年,宣贵琼被评为中国商业服务业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卓越人物。
 
  从宣兔头菜馆一路向南,可见在景观路西侧有着一片荒废的别墅区,依稀记录着这里曾经的辉煌,记者的所见都坐落在当地有名的郊野公园——两河城市森林公园。
 
  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成废墟引关注
 
  成都市两河森林公园,2006年9月30日开园,这里曾经占用了6500余亩土地;曾经是成都市十大郊野公园之一;曾经是成都环城块状绿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还曾经举办过两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
 
  然而,这些辉煌,也只是曾经,记者近日在成都市金牛区两河片区调查发现,2006年开始修建的两河森林公园如今却只剩下了大片废墟。
 
  记者走访了淳风桥村“搁置下”的民营企业,那这些“搁置户”是如何发展的呢?这要追溯到十几年前,2003年,成都市为各区下达创建国家环境保护模范城市的要求和具体任务,其中金牛区被下达两平方公里块状绿地建绿任务。当年,金牛区政府下发文件动员企业流转土地栽树,作为回报,企业被允许“适当的低密度、低强度建设”。这被理解为可以修建营业房发展休闲、旅游产业。
 
  嗅觉敏锐的宣贵琼当年就带头与金牛乡淳风村签订了77亩块状绿地建绿30年承包协议。经区划调整之后,金牛乡改为金泉街道办,淳风村改为淳风桥社区。此后,流转土地又增加至83.09亩。在宣贵琼的带动下又带动5家企业先后前来参与植树造林,将当时的烂河滩打造成了两河城市森林公园。
 
  宣贵琼和其他一些参与植树造林的企业,在当地官方文件中被称为“块绿企业”。当年,雄心勃勃的宣贵琼申请建设“美食文化大观园”,金牛区相关领导批示:“此事暂不宜实施。现正全力打造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其他工作均应服从‘非遗’公园建设。”遗憾的是,成都“非遗”公园投巨资数十亿元、占了6500亩耕地,但只办了两届非遗节,就遭废弃。
 
  对于成都市两河森林公园遭废弃的争议,部分媒体已经进行了多次的报道。《南方周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商报》分别以《成都非遗公园:建完炸毁的秘密》《成都两河森林公园成废墟 村民十年未办征地社保》《成都美食“宣兔头”难寻栖身之所》《成都美食“宣兔头”能否由“市场说了算”》曾披露项目“辉煌”的背后, 据了解,两河片区共有清水河与淳风桥两个行政村、5400多农民的6500多亩土地被集中流转、整体开发。那么,在此生活的村民以及民企是怎么样的“进退两难”?
 
  对此,记者试图采访金泉街道办事处相关领导,对方以没有能力接待中央媒体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建设指标“朝令夕改,千呼万唤出不来”民营企业多次申请无果
 
  记者在金泉街道办事处2006年4月25日印发的《关于两河城市森林——建设用地有关控制要求的通知》中看到,成都市规划管理局对两河城市森林的非城市建设用地提出了规划建设指标:建筑基地面积(建筑密度)不大于该项目生态农林用地总量的8%。
 
  在上述《通知》中,记者还发现,金泉街道办事处要求各项目业主须在6月30日前拿出项目设计方案。
 
  对此,宣贵琼坦称自己承包土地植绿的时候,就是因为看中了其中的建设指标可以发展宣兔头,并花了20多万元做好规划图,然而宣贵琼却迟迟未等到项目的批复。
 
  同时,据淳风村1组队长李先忠介绍,早在2008年,其便与宣贵琼一同到金泉街道办事处和两河森林办反映企业建设问题,相关负责人回复,根据此前通知,请宣贵琼拿出可行性方案。此后,宣贵琼花了近30万元做了相关方案,却一直没有被审批。随后淳风村党小组和村民代表联名5次请愿,希望宣贵琼推进相关建设项目,带动当地村民就业,但未获政府部门关注。
 
  宣贵琼一直熬到2010年,在当地村民和党员的几次呼吁下,被“默许”修建了应修指标的十分之一房屋用来经营餐饮,取名“宣兔头庄园私房菜”。
 
  好景不长,随后金泉街道办事处告知宣贵琼,2010年,淳风桥社区被批准为“土地增减挂钩整理项目”,因此宣兔头租用的土地属于该项目建设范围,“该企业属于拆迁范围内的企业”。
 
  对此,宣贵琼说:“当初金泉街办的官员多次动员我承包土地,拿建设指标来诱惑我可以修建15%的营业房发展宣兔头。”
 
  面对宣贵琼的质疑,金牛区政府在回复中确认“宣兔头”是2003年入驻金泉街道淳风桥社区一组的,企业性质为“块绿企业”。回复说:“淳风桥社区属于环城生态区,2008年成都市统一进行了城市规划。按照城市规划,淳风桥社区目前正在进行土地挂钩整理。”回复建议“宣兔头”“按照规划及建设程序办理企业相关建设。”
 
  2014年2月26日,金牛区信访局邀请宣贵琼一方和金泉街道办事处召开了一次协调会,就双方反映的有关问题,区信访局一位领导在会上说,双方都要找各自的依据,然后再寻求解决办法。
 
  截至目前,该事件仍未得到解决。
 
  谁来买单?领导终身责任制迫在眉睫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贵琼提供一份金泉街道办事处回复的《关于宣贵琼反映土地挂钩整理搬迁问题的报告》中提到,宣贵琼并未向金泉街道办事处提交相关规划方案。
 
  然而,经过记者此前的调查和采访,并有多项资料显示,宣贵琼确实曾经提交了几十次报告以及三次规划方案,只是一直没有得到批准,上述报告另记者感到不解。
 
  在成都,一座座公园和一片片绿地初具规模,成就喜人,但也存在土地荒废,规划不清的问题。执政者不应该忘记,等待这个美生态梦想实现的不只是成都的市民、各地的游客,还有大量失地的农民以及对社会有卓越贡献的民营企业,他们为了建设环城生态区改变了多年的生活方式,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们也希望曾经的土地能够得到合理的利用,更希望政府职能部门给予合理的答复。
 
  中纪委监察部官方网站此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有权就有责,权责要统一。各级党委必须切实担负起全面领导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主体责任。各级领导班子要对职责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全面领导责任,班子主要负责人要认真履行好第一责任人的职责,班子其他成员要根据工作分工,对职责范围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起主要领导责任,切实做到“一岗双责”。
 
  文章还强调,要把贯彻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情况作为民主生活会和述职述廉的重要内容,并在一定范围内开展评议,以此督促领导干部切实负起责任。如果发现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在重大问题上有失职等领导责任问题,就要采取倒查的办法予以追究,绝不能以集体名义敷衍了事。
 
  无论是“非遗”公园的荒废,还是民营企业的举步维艰,相关部门都不该百般推诿,而是应当勇于担责,解决问题。如何做到想百姓之所想 急百姓之所急?这恐怕是当地“父母官”亟待进修一门重要“课程”。(张家铭)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