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家喊涨商家接招,冻品行业又要加速洗牌

2018-12-06 13:44:08来源: 中国食品报网

   近期,受猪肉行情发生波动影响,并引发连锁反应,鸡肉价格也大幅上涨。具体到速冻食品行业,因原料、环保、人工等各项成本不断增加,众多企业纷纷推出调价通知函。一时间,涨价几乎在朋友圈刷屏。

  关于涨价,厂家出台了哪些措施?经销商有何反应?市场上的产品真涨价了吗?

  本报记者 刘圣蓉/文

微信图片_20181206135316

  动态 原料成本压力大,企业普遍喊涨

  “因原材料成本持续上涨,为缓解公司成本上涨压力,决定从2018年12月1日起,对产品促销力度进行3%~6%的缩减。”11月30日,福建升隆食品有限公司(简称“升隆食品”)发布了这样一份通知函,虽然没有明确涨价,但在业内人士眼里,“缩减促销力度也是涨价的一种方式”。

  与升隆食品工厂所在地仅隔一条马路的漳州兴威食品有限公司,11月24日则直接发布了调价通知函:“自12月1日起,各单品价格上调5~10元/件不等。”此外,福建御冠食品有限公司(简称“御冠食品”)也发布了涨价通知,“上涨幅度为20元/件”。

  推出调价通知函的企业不在少数,也不仅限于福建地区。比如,佛山市顺德区津津食品有限公司、山东大龙食品有限公司、聊城孚德食品有限公司、山东华昌食品有限公司、潍坊禾众食品有限公司、山东惠发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和利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山东范府食品有限公司。

  “最近价格都在涨,天天不同。”作为代理商,广东创银食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国银介绍,有的厂家是个别单品涨价,只不过没出正式通知而已。

  “我们会在这个月十几号涨价。”福建安井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井食品”)相关负责人介绍,此次调价是全国性的。原料价格大涨,导致很多肉制品成本猛增。

  企业普遍喊涨的背后,原料成本上涨明显是主要原因。在速冻食品行业,猪肉、鸡肉是用量最大的两类原料肉,所以近几个月的行情变化,对企业经营有着明显影响。

  一方面,为防治猪瘟疫情,国内限制生猪跨省调运引发区域价格差异。“其实猪肉价格没有暴涨,只是调运不便,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原料。”一位火锅料企业负责人表示,局部市场猪肉原料供应吃紧,对中小企业影响也较大。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肉类消费第二大品类的鸡肉,今年每斤价格从最低5块多飙升,破了9块。

  福建其亮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沈彬松表示,环保、人工等成本也有所上涨,不过原料成本是上涨最大的。

  在升隆食品总经理张特忠看来,鸡肉原料价格变化只是短期的,企业的成本压力还包括其他原料、环保和人工费用。“今年鱼糜价格涨幅是百分之十几,还有淀粉等辅料价格也涨了,燃料、人工费用都比去年要高。”

  市场 价格微涨,短期内在通路消化

  今年国庆节前后,安井食品等数家企业就曾发出调价通知。不过当时记者做相关调查时,不少从业者表示“落地的很少”,即便真涨也多为淡季降价后的回调。那么,这一轮“凶猛”的涨价风潮,在市场上落地情况怎样呢?

  “现在陆续有企业开始涨价。成本上涨很大,持续时间也长,这股压力企业自身消化不了。”福建某企业销售总监张先生介绍,跟往年厂家想涨、经销商很抵触不一样,这次调价通路接受程度比较高。至于落地情况,同质化比较严重的,要么不敢涨硬撑着,要么微涨。“差异化、相对稀缺的产品,涨价容易一些。”他表示,终端零售价不变,这是厂家和经销商都没法解决的,这次涨价还是属于通路内消化,没有触及终端。

  义乌笑风食品商行总经理朱旭峰坦言,厂家提价容易,一批商提价却很难,因为二批和终端很难提价,只能压缩利润空间。不过渠道通路深的好涨,即品牌知名度较高的产品,这些产品二批和终端不得不要。

  原料肉涨价,对做纯肉肠的企业而言,压力更为明显。某烤肠企业销售经理王先生介绍,要保证终端的毛利,只能硬撑,好在纯肉肠利润相对火锅料还是要高一点,能保本。

  御冠食品的涨价通知落地情况如何?截至发稿时,记者没有采访到该企业负责人,不过有知情人士透露总体上没怎么涨。

  成都泰和德茂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俊保近期正在推广一款新产品“江湖肉派”。“鸡肉做的,涨价我们也得做啊!”他表示,今年不谈利润,保住客户就行。

  “现在各个厂家基本都是微涨,幅度在3%~5%。”朱旭峰说,其实涨价幅度大,对经销商来讲倒不是坏事,因为整个产业链条都会涨起来。大家不敢轻易大涨,仍在通路内集中消化。

  “我们还在观望,选择性地对部分产品做了调价,自己也消化一部分成本压力。”张先生说,“大家对涨价都很谨慎,尤其是中小企业,一涨可能客户就流失了。”

  探讨 涨价会淘汰部分企业,加速行业洗牌

  张先生分析,从行业角度来讲,涨价是一件好事,“会加速行业优胜劣汰”。王先生则表示,厂家虽然调整了政策,但具体做法也不一样,有的明涨暗补,有的是真涨,这很考验企业的承受能力和综合实力。他透露,这段时间部分小企业生产的产品比较少,“少卖点也就少亏点”。

  作为经销商,朱旭峰并不赞同小企业“少做就少亏”的办法。“对中小企业来讲,这个时候确实比较艰难,涉及占据经销商库存量的问题。退一步讲,出现断货的话,你可能马上就被别的厂家取代了,到时再想把货进到经销商库里难度更大。”

  “我的市场销量仍在扩大,一是因为终端渠道销量在增长,另一个也跟我代理一些知名品牌有关。”在朱旭峰代理的产品中,目前中高档次产品销量增长相对较快,利润也好一些,低档次销量在下滑。

  张特忠认为,绝大部分厂家都是原料库存,成本压力的反馈不会马上显现,涨价传导到终端需要一定时间。“短时间内亏一点还能接受,但企业要长期发展必须盈利,需要造血功能。”我们只能通过精细化管理来优化部分成本,可是原料、人工、环保等成本是无法降低的。

  正新鸡排既有工厂又有终端门店,为了消化掉一部分涨价压力,其董事长陈传武表示,将通过压低工厂利润,同时后勤物流承担掉一部分的方式,实现直营店、加盟店的供货价格不涨。“原材料涨价,对我们反而是个机会,其他小店无法坚持的时候,更多消费者会转过来选择我们。”

  作为资深从业者,张特忠分析,每一次价格波动,对行业都会产生一定影响,不过从量变到质变是个长期过程。“火锅料洗牌,不是大企业把小企业洗掉了,而是一些本身没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被逐渐淘汰。一些规模较小、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可能活得比大企业要好。”

0
0

我来说两句